乡镇街之声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乡镇街之声

用真情演绎25年的《乡村爱情》

文章来源:

添加时间:2017年11月03日

阅读:

  25年,他用内心的坚守兑现婚姻的承诺;25年,他用无微不至的照顾,诠释着“丈夫”的内涵;25年,他用不离不弃的守候谱写了一曲爱的赞歌。今年47岁的程宪彬,是前杨木林子镇前杨木村的一名普通农民,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农民,用责任与使命铸就了平凡人不平凡的爱情故事,用真情演绎了一部感人至深的《乡村爱情》故事。

  提起程先彬,十里八村没有不知道。虽然,他扎在人堆里根本没什么特别之处,但却因与妻子任丽梅广为流传的不离不弃的爱情故事被大家所熟知。程先彬和任丽梅1992年结婚,岳母和他们共同生活,在村里经营一个小卖部。由于当时交通不是特别便利,他每天天不亮就得早早起床,去开原进货。特别是冬天,天寒地冻,夫妻俩苦不堪言。虽然劳累,但夫妻俩的生活过得挺富足和睦。可能是劳累过度,从小就有类风湿的任丽梅发病越来越频繁,手脚时常肿起,走路有些费劲。为了让妻子更好地休息和调养,程先彬常常一个人出门进货,早出晚归,小卖部的生意压在了程先彬一个人的身上。
有的邻居问:“先彬啊,你才结婚没几年就碰到这事,你后悔没啊?”程先彬一脸幸福地回答道:“人家把终身托付给咱,那是啥?那是对咱的信任,认为咱可以做她这辈子的靠山,咱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,不管遇到啥愁事,我都不怕。”

  就这样,程先彬家里家外地忙活着,到了1995年,任丽梅的病情突然加重,手脚胳膊都伸不开,连饭碗都端不了,上厕所蹲不下,而且当时的任丽梅正怀着身孕,行动更加迟钝。任丽梅的老母亲着急上火,身体状况也直线下降。加之小卖部经营惨淡,赊账的太多,要账困难。生活上、经济上的重担一下向程先彬压来。程先彬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他毅然决然地关闭了小卖部,到处筹钱、借钱,带着怀孕病重的妻子踏上了求医之路,这条路,漫长而又艰辛。
程先彬带着妻子先在清河、开原的医院进行医治,钱花了不少,效果却不好。他又带着妻子去辽宁中医院,沈阳医大等大医院就诊,确诊为重度类风湿,医生说治疗过程会很漫长,而且成功率非常低。看到妻子怀着自己的骨肉,又受着病魔的摧残,程先彬忍不住经常一个人默默地伤心流泪,眼睛总是红红的。病床上的妻子拉着他的手说:“咱这病别治了,我回家把孩子生下来,也算对老程家有个交代。我对不起你,让你受了这么多苦,能和你相识,能和你做夫妻,我已经感觉很幸福了……”任丽梅话还没说完,脸贴着程先彬的手,哭了起来。程先彬什么也没说,抬头望着天花板,泪水滑下了脸颊,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把妻子的病治好。

  求医之路让夫妻俩受尽了苦,也让这个家庭负债累累,生活、经济上都面临很大的压力,而妻子的病情并没有丝毫的减轻,只能在家依靠各种偏方调养自己的身体。让人欣慰的是,1996年,夫妻俩的儿子顺利降生了,孩子很健康,夫妻俩也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脸。这也给本来困难、萧条的一家带来了新的希望,夫妻俩有了生活的动力、有了前进的方向,那就是希望儿子能早日长大、成才。但同时,程先彬担子更重了,要照顾卧床的妻子、要照顾新生的儿子,还要照顾年迈的岳母。面对这些难以克服的困难,程先彬显露出一种坚韧不拔、一种顽强毅力。
由于小卖部还有些存货,为了一家人的生计,2007年,程先彬开始到各村去赶集,卖一些小商品、食品等。他天天早上三、四点钟就起床,做好一天的饭菜,然后才出门卖货。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儿子大了到外地上学了,白天照顾妻子的重任就只能由年迈的母亲完成。天黑回家后,程先彬第一件事就是看望妻子,然后把一天的见闻和妻子唠唠,有说有笑地谈谈心。每天晚上,程先彬都得等妻子熟睡后才能入睡,半夜还要帮妻子翻身,接大小便,一个晚上几乎睡不了几小时觉,白天还要一如既往的早出晚归。都说“贫贱夫妻百事哀”。可在程先斌身上我们看到的却是人间自有真情在。程先彬为了妻子、为了孩子、为了这个家、始终坚守着这份爱。每当有人问起他,他总是一脸憨厚的说:“只要我在一天,我就要把她照顾得好好的,这是我的责任。”
“生死契阔,与子成说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。朴实的程先彬25年如一日无微不至地照顾身患重度类风湿的妻子,他用无尽的爱化解着妻子身体和心灵的痛苦,他用自己的行动将经典的诗句演绎成真实的传奇,诠释着一个普通农民对爱的承诺,用真情演绎了一部现实版的《乡村爱情》故事。